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breast cancer’

六年前(2011年)我曾经写过乳腺癌基因BRCA1和BRCA2,有这两个基因之一变异得乳腺癌的风险很高。我自己也做了这两个基因的检测,好在没有变异。今年的ISCB(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linical Biostatistics)会议有一个讨论会(symposium)是“Modelling Personalised Screening: a Step Forward on Risk Assessment Methods”,即预测(prediction)各种癌症得病风险,给高风险的病人加强癌症筛查(screening)。通过参加这个讨论会学到了一些新的知识,尤其是乳腺癌风险预测这几年有了很大进步,又知道了一些引起乳腺癌的基因变异。我跟其中一个会议报告者Judith Balmaña(西班牙一位癌症医生)聊了一下,她建议我再去做一次基因检测,尤其是查一下PALB2和CHEK2这两个基因,还有PRS(Polygenic risk score,由一组SNP算出的分数)。

上面左图说明有BRCA1, BRCA2, PALB2, CHEK2, ATM变异的人乳腺癌风险,随着年龄增长,风险增长。其中BRCA1或BRCA2变异(一生中)得乳腺癌风险高达70%多, (more…)

Read Full Post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我选了学校放假期间(Half term),这样上午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皇家马斯顿医院)做检查看医生,下午可以带田田和洋洋去附近的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玩。

at-royal-marsden-oct-2016

医生Mr Gui说我的Mammogram(乳房X光片)和Ultrasound(B超)检查都好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去了伦敦Royal Marsden医院做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先是做Mammogram(乳房X光片),再见Mr Gui,就是当初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每年的十月是乳腺癌宣传月,会建议女性从50岁(美国甚至建议40岁开始)定期做Mammogram。不过说实在的,做Mammogram的拍片过程很不舒服,因为要让机器挤压乳房才能拍片。在见Mr Gui时他先用手检查了我的乳房和腋下,然后做了B超。其实年青些的女性做B超效果更好。检查下来,一切都好。这样可以确定地说我是乳腺癌五年幸存者。

晚上带家人去参观我工作所在的公司,因为有个“Family Open Day”。每个小孩有一张quiz(问答比赛)纸,让你一边参观一边回答上面的问题。我带着田田和洋洋逛了公司的不同地方,其中一个会议室是播放我前几天提到的那个Kris Hallenga在谈她的乳腺癌诊断和治疗的访谈录像,要让小孩填录像中提到的疾病,答案自然是“Breast Cancer”(乳腺癌),田田甚至抓住了“advance”(晚期)这个字眼。

回家路上,不知怎么就说到了“Breast Cancer”,洋洋问我“breast cancer”是什么,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