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靶向治疗’

2011年六月得知BBC Horizon(地平线)要录制一个关于癌症治疗最新进展的节目,我(作为病人)还被邀请参加关于癌症基因检测部分的节目录制。后来一直没听到消息,知道他们应该没选上我。这个月,这部名为“BBC Horizon: Defeating Cancer”的纪录片在BBC播放。我今天通过iPlayer看了整个节目,很不错。

节目选了“The Royal Marsden”医院的三位病人,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听了Royal Marsden Hospital的Stan Kaye教授来公司给的讲座”Ovarian cancer – are we making progress at last?”,介绍了很多关于卵巢癌(Ovarian Cancer)的分子靶向(molecular target)治疗,比如VEGF(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药物有Roche公司的Avastin),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的PARP (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 PI3K/AKT和alpha folate receptor。

其中PARP inhibitor新药Olaparib(AstraZeneca公司)有一个proof-of-concept的phase II 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表明对BRCA1或BRCA2有变异(mutation)的卵巢癌病人有一定效果。这些病人之前接受过其它化疗却无效。

以前没听说过PARP,不过我还是知道BRCA1或BRCA2变异的人患乳腺癌的风险是很高的。而那个VEGF靶向药物Avastin也是治疗晚期乳腺癌的药物。还有PI3K/AKT也是乳腺癌的一个分子靶向。 (more…)

Read Full Post »

最近在看贝叶斯方法(Bayesian)在临床试验(Clinical trial)中的应用,找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献,讲的是用贝叶斯方法寻找不同乳腺癌药物的生物标记(Biomarker)。

我们都知道Herceptin对HER2(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阳性的人群有效果,但对HER2阴性的人没什么效果,所以乳腺癌药物治疗前会检测病人的HER2水平。这里的HER2就是一种生物标记。癌症病因很复杂,不同的人可能需要不同的药,生物标记就显得特别重要。

一般来说,一种成功的癌症药物从临床试验到获得上市许可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况且在癌症领域60% – 70%的晚期药物临床试验(phase III clinical trial)最终失败。为了加快癌症药物的开发,也为了药物更有针对性(Personalized Healthcare),美国Biomarkers Consortium赞助了一个有多个临床试验中心和药物公司参与的临床试验,在五年内试验12种药物和14种生物标记。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