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诊断’

每年十月是世界乳腺癌宣传月。我再来谈谈早诊断的重要性

Pink Fountain

最近看到一位年轻乳腺癌患者的访谈录像。这位叫Kris Hallenga的女孩23岁发现乳房肿瘤,去看医生,结果医生认为只是荷尔蒙失调,没给她做仔细检查。结果8个月后,当这位女孩再看医生诊断出乳腺癌时已经是晚期!这样误诊的例子不少,上海复旦大学的于娟也是类似情况(请见“十个月的延误对乳腺癌病人意味着什么”)

英国的这位女孩在治疗期间成立了一个慈善组织coppafeel(more…)

Read Full Post »

十月是乳腺癌宣传月。与癌症抗争,时间是首要因素。如果你不幸得了癌症,最不幸的莫过于发现得太晚。乳腺癌宣传,我们说了很多自我检查和尽早看医生之类的。但癌症诊断的延误还有一个不太为人知的原因,就是来自医护人员的延误。

下面是两个例子:

例一:2009年于英国, 一位34岁的女士发现乳房上有肿块,于是去看家庭医生(GP)。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看了一个癌症日记博客“活着就是王道”。主人公于娟真的很坚强,看她的日记好几次都掉泪了。我想如果我真有一天也到癌症晚期,也许我没她那么坚强。于娟把她的经历跟别人分享是希望能帮到一些人,比如“为啥是我得癌症”的讨论;希望世人把很多事看开一些,

我写这些,只想告诉所有人:再大的苦痛,都会过去。失恋也好、事业失败也好、婚姻破裂也好,哪怕得绝症也好,神马都是浮云。我不太喜欢尼采,但是我喜欢他那句“凡是不能杀死你的,最终都会让你更强”。

可是我也很为她感到惋惜,因为她几乎在确诊乳腺癌的同时就诊断为晚期癌症了。我注意到她的第一篇癌症日记前一篇是“推拿”(2009年11月30日),说“不知道怎么,一个月搞了若干次腰扭伤。”,被抬到长海医院,开了两日的点滴。后来碰到一位推拿师傅,给她扎针,“我腾地从床上跳下地,奇迹发生了,我真的痊愈了”。 (more…)

Read Full Post »

感谢家人、朋友和雇主的支持,以及Royal Marsden Hospital和London Clinic的医务人员,我完成了整个治疗过程,包括手术、化疗与放疗。从诊断到完成治疗历时将近8个月。下面是我的时间表:

乳腺癌确诊

  • 2009年7月29号晚上脱衣服时发现左侧乳房有一个硬块
  • 2009年7月30号看GP, GP给紧急refer到当地医院。
  • 2009年8月6号当地医院初诊/误诊为fibroadenoma(B2,纤维性瘤),test被排进了一般的等待队列,ultrasound要等待大约14周,untrasound结果有后再决定做不做biopsy。
  • 2009年8月12号,用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见了Consultant Surgeon Mr Gui, 做了ultrasound, fine needle aspiration (left axillary node)和core biopsy (lump in left breast)。见医生前我带田田、洋洋和我妈去了一趟伦敦动物园,此举被Mr Gui当作我勇敢的事例。
  • 2009年8月14号下午我被电话告知确诊为乳腺癌,至少II期,因为已经扩散到淋巴结。28mm grade 3 invasive ductal carcinoma(B5b), triple negative(ER negative, PgR negative, HER2 negative)。 (more…)

Read Full Post »

这几天的心情起伏不定,有时觉得很恐慌。8月12号,当我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见Mr. Gerald Gui做了ultrasound后他跟我说”I don’t like some features”, 我就有一种预感我得了乳腺癌。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