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癌症’

癌症界最有名的会议要数ASCO(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规模大,质量高。自从转入癌症尤其乳腺癌的领域后,我年年要求去参加ASCO会议,年年没被批准,因为这个会议每年在美国芝加哥(Chicago)开,长途飞机票贵啊。

esmo2016

于是在去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都没被批准去参加ASCO会议后,我对能参加ASCO彻底死心了,今年退而求其次参加ESMO(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 )的会议,在丹麦哥本哈根(Copenhagen),从英国伦敦过去机票只要一百多英镑。结果ESMO出乎意料地好,让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怎么就没早几年来参加ESMO呢?

会议开始前几天我就把会议的安排(progam)看了看,选了每天想去听的内容。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年年初,全国肿瘤登记中心副主任陈万青等在“CA:A Cancer Journal for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杂志上发表了《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展示我国最新的癌症发病率、死亡率等数据。由于中国人口庞大(13.7 亿),约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国的数据对全球癌症负荷做出了巨大贡献——全球约 22% 的癌症新发病例及 27% 的癌症死亡病例均发生在中国。更重要的是,中国癌症的数据与发达国家的有明显差异。

用来自 72 个登记点(覆盖了全国 6.5% 的人口)2009-2011年数据估算出2015 年我国癌症新发病例数及死亡人数分别为 429.2 万例和 281.4万例,相当于平均每天 12000 人新患癌症、 7500 人死于癌症。肺癌是发病率、死亡率最高的癌症。胃癌、食管癌、肝癌的发病率、死亡率紧随其后。这四种癌症占总数的 57%

Cancer statics in China 2015_Incidence and Death Rates

综合所有癌症类型,农村地区的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均明显高于城市(发病率213.6/10 万人 vs. 191.5 /10 万人,死亡率149.0/10 万人 vs. 109.5 /10 万人),我国西南地区癌症发病率、死亡率最高,其次是华北和西北地区,中部地区最低。

对于男性来说,从2000至2011年,癌症发病率保持稳定(年增长0.2%),而女性癌症发病率却有显著增长(年增长2.2%);与此相反,男性和女性癌症死亡率从2006年以来出现显著下降(分别年降低1.4%和1.1%)。 (more…)

Read Full Post »

前几年(2011年)我写过一篇“易瑞莎药价知多少”的博文,说的是易瑞莎(Iressa) 在中国的药价比英国的还高一些,中国病人很难付得起。其实大多新的癌症药物价格都很高,全世界的病人都很难支付得起,只是有些国家是国家医疗,有些国家是医疗保险,有些国家是病人自掏腰包。前几天(6月18号)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发表了一篇题为“癌症药物价格应该是多少?”(“How Much Should Cancer Drugs Cost?”)的报道,说的是纽约“Memorial Sloan Kettering”癌症中心的医生做了一个癌症药物价格计算工具DrugAbacus,可以综合考虑病人额外获得的存活年数、药物副作用等因素。

此项目的负责人Peter Bach说现在癌症药物价格是由制药公司决定的,并没有反应药物对病人的价值。所以DrugAbacus主要以病人使用癌症药物获得的额外生存期为基准, (more…)

Read Full Post »

当人们谈论“Real World Data/Evidence (RWD/RWE) ”应用时,我想起大约五年前碰到的一个叫做Adjuvant!的工具。Adjuvant!是一个在线软件,可以帮助医生和他们的早期乳腺癌(I-III期)病人就术后化疗做更知情的决定。

Adjuvant_Online_Screen

Adjuvant by Peter M. Ravdin et al.

 

设想有一个65岁的乳腺癌病人,她ER阳性,淋巴结阴性(即淋巴结未受癌细胞影响),肿瘤大小1-2厘米。病人想知道自己不化疗或化疗,分别有多大机会可以再活十年(即十年生存率)。Adjuvant!就是试图解答这个问题。 (more…)

Read Full Post »

2012年4月英国BBC电视台“地平线”节目播出了“BBC Horizon: Defeating Cancer”(“战胜癌症”)。 最近BBC电视台的Panorama(广角镜)节目播出“Can You Cure My Cancer?”(“你能治愈我的癌症吗?”)。此节目记录了七位癌症病人参与“The Royal Marsden Hospital”(就是我癌症诊断和治疗的那家医院)的癌症临床试验的故事。非常感人,尤其是看到年轻的Anne(才37岁)撒手人寰,留下三位年幼的小孩,眼泪哗哗流下。

推荐观看(此节目在iPlayer可以在线观看11个月,也可以下载):

Can you cure my cancer

http://www.bbc.co.uk/iplayer/episode/b052sjsg/panorama-can-you-cure-my-cancer

节目介绍: (more…)

Read Full Post »

因为申请一个职位,要填写在线申请,除了简历和申请信外,还有一项问你是不是残疾人(美国劳工部的CC-305表“Voluntary Self-Identification of Disability”)。此问题的目的是为了衡量公司在招人时是否提供平等机会给残疾人,可以选择不愿回答这个问题。

那么你怎么判断自己算不算“残疾人”(disability)呢?我摘录其中的定义

You are considered to have a disability if you have a physical or mental impairment or medical condition that substantially limits a major life activity, or if you have a history or record of such an impairment or medical condition.

Disabilitys include, but are not limited to:

  • Blindness
  • Deafness
  • Cancer
  • Diabetes
  • Epilepsy
  • Autism
  • Cerebral palsy
  • HIV/AIDS
  • Schizophrenia
  • Muscular dystrophy
  • Bipolar disorder
  • Major depression
  • Multiple sclerosis (MS)
  • Missing limbs or partially missing limbs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 Impairments requiring the use of a wheelchair
  • Intellectual disability (previously called mental retardation)

我不想详细解释第一段的定义,因为我不是专家。不过其中列了一些疾病, (more…)

Read Full Post »

六年前(2008年11月)我进现在这个公司工作时买了私人医疗保险(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是跟着雇主的集体保险。然后2009年我得了乳腺癌,我的所有诊断和治疗费用全是这个私人医疗保险包的。我以为我可以一直用这个保险公司,即使我离开现在这个雇主,也可以自己交钱继续这个保险,因为雇主与保险公司有条款“You can continue the policy if you leave xx”。对于已经生了癌症的人来说,再从另外公司买医疗保险肯定很难,即使卖给你,保险费也不会便宜。所以能“继续”是很关键的。

想不到还没等到我离开现在这个雇主,就要考虑如何“继续”私人医疗保险,原因是雇主要换用别的医疗保险公司。我可以什么也不做,继续跟着雇主的集体保险,保险费不变,我的乳腺癌还是在保险范围内,如果我要治疗或要看医生,这个新换的保险公司会买单。问题是如果以后我辞职,我还能“继续”同样的保险条款吗?那个时候我的乳腺癌是属于“pre-existing medical condition”,因为在跟这个新公司买这个医疗保险前我已经有这个病了。一般来说“pre-existing medical condition”医疗保险不包,或者包但保险费很贵。

于是我要做决定:自己跟现有的保险公司“继续”保险,还是跟着雇主的集体保险(换保险公司)。给现在的保险公司打电话,得到的答复:

  • 如果你还能从现在的雇主那里得到集体医疗保险,我们不能给你“继续”现在的保险
  • 如果你不能从现在的雇主那里得到保险(比如辞职),我们可以“继续”你的医疗保险。但是保险费会变化,会按你现在的状况(年龄,健康状况等)重新估计你的保险费

如果我“继续”现有的保险,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去了伦敦Royal Marsden医院做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先是做Mammogram(乳房X光片),再见Mr Gui,就是当初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每年的十月是乳腺癌宣传月,会建议女性从50岁(美国甚至建议40岁开始)定期做Mammogram。不过说实在的,做Mammogram的拍片过程很不舒服,因为要让机器挤压乳房才能拍片。在见Mr Gui时他先用手检查了我的乳房和腋下,然后做了B超。其实年青些的女性做B超效果更好。检查下来,一切都好。这样可以确定地说我是乳腺癌五年幸存者。

晚上带家人去参观我工作所在的公司,因为有个“Family Open Day”。每个小孩有一张quiz(问答比赛)纸,让你一边参观一边回答上面的问题。我带着田田和洋洋逛了公司的不同地方,其中一个会议室是播放我前几天提到的那个Kris Hallenga在谈她的乳腺癌诊断和治疗的访谈录像,要让小孩填录像中提到的疾病,答案自然是“Breast Cancer”(乳腺癌),田田甚至抓住了“advance”(晚期)这个字眼。

回家路上,不知怎么就说到了“Breast Cancer”,洋洋问我“breast cancer”是什么, (more…)

Read Full Post »

癌症普查就是在癌症症状出现前检测出癌症或“癌症的风险”。目前有效的癌症普查方法如下:

乳房X光片( mammogram), 英国的NHS是从50岁开始普查,50-70岁每三年一次。有些地区是从47岁开始至73岁。估计从2016年开始,所有地区都会实行新的年龄段。磁共振成象(MRI: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有时也用来为高风险人群检测乳腺癌。

宫颈(cervical)的“宫颈涂片检查”(smear test)英国从25岁开始, (more…)

Read Full Post »

每年十月是世界乳腺癌宣传月。我再来谈谈早诊断的重要性

Pink Fountain

最近看到一位年轻乳腺癌患者的访谈录像。这位叫Kris Hallenga的女孩23岁发现乳房肿瘤,去看医生,结果医生认为只是荷尔蒙失调,没给她做仔细检查。结果8个月后,当这位女孩再看医生诊断出乳腺癌时已经是晚期!这样误诊的例子不少,上海复旦大学的于娟也是类似情况(请见“十个月的延误对乳腺癌病人意味着什么”)

英国的这位女孩在治疗期间成立了一个慈善组织coppafeel(more…)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