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放疗’

放疗结束已经两周多了,今天去见了Dr Ross。她问我怎么样?我说还好,皮肤涂了cream后不会在白天感到痒了。放疗结束后就回去上班了。她说立刻上班会比较stressful,一般雇主很快就忘记员工曾经生病,需要照顾。我说公司的Occupational Health Nurse是说我已经不用跟她meeting了。我是有点忙,我的energy level没完全恢复。Dr Ross说一般化疗的病人完全恢复energy要一年时间, (more…)

Read Full Post »

感谢家人、朋友和雇主的支持,以及Royal Marsden Hospital和London Clinic的医务人员,我完成了整个治疗过程,包括手术、化疗与放疗。从诊断到完成治疗历时将近8个月。下面是我的时间表:

乳腺癌确诊

  • 2009年7月29号晚上脱衣服时发现左侧乳房有一个硬块
  • 2009年7月30号看GP, GP给紧急refer到当地医院。
  • 2009年8月6号当地医院初诊/误诊为fibroadenoma(B2,纤维性瘤),test被排进了一般的等待队列,ultrasound要等待大约14周,untrasound结果有后再决定做不做biopsy。
  • 2009年8月12号,用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见了Consultant Surgeon Mr Gui, 做了ultrasound, fine needle aspiration (left axillary node)和core biopsy (lump in left breast)。见医生前我带田田、洋洋和我妈去了一趟伦敦动物园,此举被Mr Gui当作我勇敢的事例。
  • 2009年8月14号下午我被电话告知确诊为乳腺癌,至少II期,因为已经扩散到淋巴结。28mm grade 3 invasive ductal carcinoma(B5b), triple negative(ER negative, PgR negative, HER2 negative)。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是最后一天放疗。三周放疗下来,整个过程是顺利的。皮肤红了,不过没有破,有一点点痛。昨天早上起来觉得挺累,主要是晚上没睡好, 一个劲地做恶梦。昨晚泡了个脚,让何替我按摩了一下脚底心,睡得比较好,今天就不觉得累了。最近几天食欲不太好,尤其是肉类觉得油腻。

今天也拿到了planning documents的复印,有好多图,其实也看不太懂,只是留个备份。我的放疗是分两个阶段的,共三周15天(星期一到星期五),前一段7天是加Wax(tissue like material)的,这样胸部表面(surface)接受射线比较多,后一段8天是不用Wax的,可以降低皮肤表面的射线,这样不至于皮肤受损太多。 (more…)

Read Full Post »

放疗已经一周了,情况还好。胸部放疗的部位皮肤颜色有点变化,上周三觉得有点痒,用了Aqueous cream每天早晚涂一次,就没觉得痒了。每天下午觉得很困,有时会睡一觉。反正我每天晚上基本9点前睡觉,早上8点不到起床,睡眠足够了。洗澡要用mild, unperfumed soap, 放疗部位用毛巾拍干,不能用力擦。 (more…)

Read Full Post »

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一会儿地上就积起雪来。到了火车站,有些火车delay了,我们要坐的那辆车还好只迟了几分钟。伦敦只是下雨。到了医院也已经10:20,比预定的10:40没早多少时间。 放疗的部门 (Radiotherapy department)是在地下室(basement),去reception报到后,被告知去我那个放疗机器的等待室等待(Royal Marsden在Fulham Road一共有四台放疗的机器)。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空间摆了几张椅子,有一些杂志,有厕所,还有一个饮水机。我正好口渴,喝了一杯水,路上还想忘了带水,到了医院不再象以前private patient day unit那样有免费咖啡喝了(放疗是NHS patient和private patient一起,不分开的)。看来NHS医院的设施是正好够你用,也不错。

我拿出了随身带的文献看,等了没多久,就叫到我的名字了。陪同人员不能进去,所以何就等在外面。工作人员确认了我的身份后又向我确认了consent表上我的签字,说了一下side-effect,要怎么护理放疗部位的皮肤,再确认我是不是还是愿意放疗(也就是即使签字了,现在还可以反悔)。然后问了我几个健康问题,比如有没有糖尿病,饮食是否好,有没有什么过敏等。接着就是我问问题,我关心的是radiotherapy planning是怎样减少对心脏的损害的,有没有考虑到我的心脏病。工作人员说放疗时会用shielding来遮挡心脏,避免射线照射到心脏。我又问有一种gating技术是只在病人吸气屏住呼吸才放疗,据说可以增加心脏与胸壁之间的距离从而减少放疗对心脏的损害,是不是这里也有。工作人员说因为用了shielding,就没有必要用gating的技术。我还问我现在感冒,如果我在放疗时咳嗽会不会影响治疗。被告知只要保持姿势不变就没关系,如果咳嗽多了,他们可以停止过一下再继续。再问了一些其它小问题,比如饮食,穿衣。

接着换了衣服,进了放疗室,躺上了治疗床,工作人员帮我摆好位置。放疗的机器我能看到的部分是一个圆盘,能左右上下转动。几个工作人员,一个报各种参数,一个做确认,最后好象还让机器读了一下文件上的什么东西(条形码?), 挺象电影上看到的高科技片断。胸部还放一块垫子(不知道材料,有点凉凉的),目的是让射线在胸部表面吸收多一些。一切就续,工作人员告诉我她们要离开放疗室,先拍一张照片,如果照片好就开始放疗,只是几分钟,然后她们会进来给机器换个方向,她们再离开,再放疗几分钟。

她们离开时有音乐放起来,天花板上有灯亮起,有一幅海滨的景色图。 (more…)

Read Full Post »

等了一星期多,上星期五下午终于被告知今天去做radiotherapy planning,于是匆匆忙忙请了假。整个planning的过程倒是简单的。先是在consent form上签字,放疗部位是chest wall,左侧,表上提到的side-effect是

short-term:

  • tiredness (unlikely)
  • skin tenderness

long-term:

  • rib fracture  (rare)
  • lung fibrosis (rare)
  • damage to heart (use CT scan for planning to minimize the damage) (more…)

Read Full Post »

昨天化疗前见Medicine Oncologist, Prof. Smith时我也问了放疗相关的问题。他说我现在接受的化疗EC-accelerated Taxol比Danish Breast Cancer Cooperative Group 82b Trial中用的CMF要好,所以他觉得放疗对我的作用不会象那个trial里那么显著。我问到local recurrence和distant recurrence的关系,他说Danish trial说的是降低local recurrence可以提高生存率。他也提到4个local recurrence里有1个会有distant recurrence(晚期癌症)。我问那个Danish clinical trial里复发的病人几乎在10年内都死了,很scary的数据,他说那是20年前的数据。他说放疗对我来说没有很大的好处(“not much benefit”),也没有很大的坏处(“not much harm”?不记得确切的词,每次谈话最好有做详细笔记),所以如果我选择不做放疗,他也会support我的。后来他又问了我多少个淋巴结受影响,以及我的年龄,他说我很年轻,如果他是我的话,会选择放疗。 (more…)

Read Full Post »

胸部放疗的long-term side effect (长期副作用)有”damage to heart”(如果是左边乳房的话), “lung inflamed”, “rib fracture”, 还有我最担心的是放疗自身可能导致癌症。虽然Dr. Ross说胸壁(chest wall)放疗增加肺癌(lung cancer)的说法是过时的,可是确实有辐射(radiation)导致癌症的说法。事实上,我曾经跟我的Medical Oncologist, Prof. Smith讨论过我得癌症的原因,他说过:“possibly radiation”。 (more…)

Read Full Post »

星期五去见了Prof.  Smith推荐的Clinical Oncologist,  Dr Gillian Ross咨询放疗的事。Dr Ross说一般淋巴结受影响(positive nodes)4个以上的乳腺癌病人要做放疗。象我这种淋巴结(清扫,12个淋巴结removed)有2个受影响,切除的乳房中有lymphovascular的,属于中等风险(intermediate risk),是不是要做放疗还没有定论。Dr Ross说Mr Gui去年九月(我做手术时)曾向她提到英国正在进行的一个clinical trial (SUPREMO) 可以向我介绍介绍,看我有没有兴趣。这个clinical trial就是研究我这种类型病人是否需要放疗(PMRT, post-mastectomy radiation therapy)的。 (more…)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