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手术’

感谢家人、朋友和雇主的支持,以及Royal Marsden Hospital和London Clinic的医务人员,我完成了整个治疗过程,包括手术、化疗与放疗。从诊断到完成治疗历时将近8个月。下面是我的时间表:

乳腺癌确诊

  • 2009年7月29号晚上脱衣服时发现左侧乳房有一个硬块
  • 2009年7月30号看GP, GP给紧急refer到当地医院。
  • 2009年8月6号当地医院初诊/误诊为fibroadenoma(B2,纤维性瘤),test被排进了一般的等待队列,ultrasound要等待大约14周,untrasound结果有后再决定做不做biopsy。
  • 2009年8月12号,用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见了Consultant Surgeon Mr Gui, 做了ultrasound, fine needle aspiration (left axillary node)和core biopsy (lump in left breast)。见医生前我带田田、洋洋和我妈去了一趟伦敦动物园,此举被Mr Gui当作我勇敢的事例。
  • 2009年8月14号下午我被电话告知确诊为乳腺癌,至少II期,因为已经扩散到淋巴结。28mm grade 3 invasive ductal carcinoma(B5b), triple negative(ER negative, PgR negative, HER2 negative)。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我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见了Mr Gui进行术后复查,他说我手术后恢复得很好,还开玩笑问我有什么秘诀可以传给其他病人。我说我的胳膊上半部有点痛,有cordness,他说是因为淋巴结被切除后的缘故,不过他倒没说以后会不会还是这样。

接下来我就是见Medicine Oncologist, Prof. Smith。我问能不能下星期开始化疗,他说可以。我的化疗是EC-accelerated Taxol,也就是第一阶段EC每三星期一次共四次(cycle),第二阶段Taxol每两星期一次共四次。EC的副作用是掉头发,月经可能停止(就不能再生小孩了),影响心脏(damage heart muscle),白细胞下降(可以用升白针Neulasta),恶心(可以用anti-sickness的药),疲劳。Taxol的副作用是手、脚会痛。

关于休病假,医生说我有权全程(5个月)休病假。如果我想上班,可以用药后一周休,然后上班到下一次用药,反正是不可能full time工作的。

Read Full Post »

出院  2009年9月11日,星期五

昨天出院,前晚拿到的Pathology report说有两个lymph node受影响,不过好象只有12个lymph node被切除。很疑惑,我还以为20个左右淋巴结全被切除了。还是有些被切除的淋巴结没被检查?另外lymphovascular有影响,是不是blood stream里有癌细胞?

今天给GP打电话,要medical certificate。公司的Occupational health nurse给我打了电话,询问了手术类型及下一步治疗。她说我可能还需要再休息2周,不过等我下周见了surgeon后再跟我联系,看我到底要休假多久。

Read Full Post »

今天是手术后第三天,第二天下午吃了止痛药后我便没再用止痛药,伤口也不痛了。昨晚睡得比较好,基本是睡了整觉。

这里的饭菜比较不错,午饭和晚饭有汤或前菜,主菜和甜点或水果、色拉。主菜有各种各样的鱼,比如lemon sole, morocan等。我基本都吃鱼,也尝试了他们的special of the week: sunday roast (six hour slow roast brisket of beef)。上午茶和下午茶我都没要。 (more…)

Read Full Post »

昨天进行乳房切除术加淋巴结清扫。早上4:20我和何就起床去赶5:15的火车。到了London Clinic是6:20。门卫领我们到病房526,护士做了基本检查,麻醉师Dr Kothari和外科医生Mr Gui分别见了我。我是早上第一个手术,手术后醒来一切都好,也没觉得疼痛,所以感觉挺好。不过晚上腋窝开始有点疼,有点胀。护士建议我吃止痛药,我没吃。护士还让我要躺高点,这样积液才能顺利被导管带走。今天早上吃了两粒止痛片,好多了。

昨天下午田田和洋洋,还有我妈被何接来看我了。今天他们也来了,还去医院旁边的Regent Park玩了。

Read Full Post »

明天要做乳房切除加淋巴结清扫手术。今天被要求做心脏B超确保麻醉没有危险。做B超的医生叫Benjamin,他有20年的B超经验。他说我的室缺应该有两个缺口,其中一个当年我做心脏手术时修复了,但另外一个缺口在肌肉上,没被修复,估计是修复比较复杂,也有风险的缘故。这个未被修复的缺口就是为什么手术后多年来我的心脏还有杂音。

当年医生并没有告诉我有两个缺口。我只知道被修复的那个缺口也很小,如果不是因为高考体检要求,完全不用动手术。

他在B超报告里conclusion中有两句:
“Normal appearance of peri-membranous VSD repair site with no bi-directional shunt.
Small non-significant residual muscular VSD with Left to Right shunt.”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