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复查’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我选了学校放假期间(Half term),这样上午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皇家马斯顿医院)做检查看医生,下午可以带田田和洋洋去附近的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玩。

at-royal-marsden-oct-2016

医生Mr Gui说我的Mammogram(乳房X光片)和Ultrasound(B超)检查都好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去了伦敦Royal Marsden医院做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先是做Mammogram(乳房X光片),再见Mr Gui,就是当初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每年的十月是乳腺癌宣传月,会建议女性从50岁(美国甚至建议40岁开始)定期做Mammogram。不过说实在的,做Mammogram的拍片过程很不舒服,因为要让机器挤压乳房才能拍片。在见Mr Gui时他先用手检查了我的乳房和腋下,然后做了B超。其实年青些的女性做B超效果更好。检查下来,一切都好。这样可以确定地说我是乳腺癌五年幸存者。

晚上带家人去参观我工作所在的公司,因为有个“Family Open Day”。每个小孩有一张quiz(问答比赛)纸,让你一边参观一边回答上面的问题。我带着田田和洋洋逛了公司的不同地方,其中一个会议室是播放我前几天提到的那个Kris Hallenga在谈她的乳腺癌诊断和治疗的访谈录像,要让小孩填录像中提到的疾病,答案自然是“Breast Cancer”(乳腺癌),田田甚至抓住了“advance”(晚期)这个字眼。

回家路上,不知怎么就说到了“Breast Cancer”,洋洋问我“breast cancer”是什么,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已经是第十一次复查,从诊断为乳腺癌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V&AOct2013据说NHS(公费医疗)治疗三年后就不安排医生见你了,只是每年做一次Mammogram(乳房X光检查),由拍片的Radiologist看片。但是保险公司还是会继续为长期复查买单的,所以我又换回了Private Patient。看的医生还是原来的医生Mr Gui。

除了做Mammogram,还做了B超,这是用私人医疗和公费医疗的区别,用NHS只给做Mammogram。Mr Gui跟我说一切都好,还说我这种类型的三阴性(Triple Negative)乳腺癌复发主要在前三年, (more…)

Read Full Post »

第十次复查。前一天收到医院电话,说Prof. Smith不在,问我要不要改时间。我都已经请了病假了,再说接下来两周也没空,便没改时间。到了伦敦先去Natural History Museum外面转了一下,Natural History Museum再到医院,等了一个多小时,见到了一位年轻的医生,就问我自己感觉如何,没打算给我做任何检查。我要求手触摸检查(Physical examination),他做了,但没摸我脖子的淋巴。

因为已经过了三年了,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去见当初给我诊断和手术的医生Mr Gui,先做了乳房X光检查(Mammogram),再见Mr Gui。除了X光片,医生还用手检查了胸部和腋窝。一切都好,问了一下我月经问题怎样了,就是月经量增多了,可能跟带环有关系。还问我有没有考虑乳房重造,不过他说效果不会很好,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复查见了Prof. Smith,前后也就几分钟,就是用手触摸检查了胸部、颈部和后背,说很正常。我说起我的月经不太正常,医生说他也不清楚为什么,可能跟化疗有关。如果这个月经问题困扰我的话,可以看妇科医生或GP。

接着我去医院康复(rehabitation)部门试了义乳并领取了一个Amoena的贴身型(Contact)义乳中文网站)。在英国,做乳房切除手术的人可以免费做乳房重造手术或戴硅胶义乳。乳房重造手术我觉得太折腾,戴硅胶义乳刚诊断乳腺癌计划手术治疗时有护士跟我说这些,可我那时根本没心思考虑。化疗、放疗后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复查见的是Mr Gui,做了Mammogram和Ultrasound。这两项检查是一年做一次。做Mammogram时碰到一位女士,她是七年前查出乳腺癌,治疗后到现在也是一年做一次Mammogram。我跟她说过了这么多年了现在她不太用担心了,她说她还是有点担心, (more…)

Read Full Post »

其实我都记不清是第几次复查了,好在博客上输入 “复查”就搜出所有复查的日记了。今天见的是Prof. Smith。我还真有几件事情问他。首先是我的月经不规则,有时月经与下一次月经之间只隔了两个星期多一点或三星期。医生说可能是化疗的后果。我是去年1月份结束化疗,停经差不多六个月后7月份重新来月经,之后一直正常。从今年四月开始月经不太规则,不再每次都是28天了。医生说不太用担心,经过化疗的人月经是会不正常。但如果说化疗的人更年期提早来,我又没有更年期症状,而且还是太年轻了点。为了保险起见,会安排Gynaecologist(妇科医生)给我做一下检查。

另外一件事是六月底我发现身上有个小肿块,GP说肿块是软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复查,我带了洋洋去伦敦。她问怎么这么多人到医院来,我说他们生病了要看医生,洋洋问:“妈妈,你生病了吗?”,我说“妈妈生病了,医生给妈妈检查现在是不是好的。”,我又问她:“你以前知道妈妈生病吗?”,她说:“不知道”。看来三、四岁的小孩不会记得很多事。

这次见的是Mr Gui,他替我做了Ultrasound(B超),说一切都好。我跟他说了我这个月月经不准时(20天就又来月经了),他问了我年龄和是否有吃什么药,没得出所以然来。然后聊到我准备做乳腺癌基因检测的事(见“ 治疗后第四次复查”),他觉得我要做检测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我有两个小孩,检测的结果有助于做后面(小孩)的决策,对我本人也是能起预防作用的,如果检测结果是有变异(positive)的话,可以考虑做另一侧乳房切除手术。我也问了做基因检测医疗记录的问题,如果是positive记录在案的话,会不会遭受歧视,比如申请人寿保险什么,他说这是个问题。当然这些问题我可以跟癌症基因专家见面时讨论。 (more…)

Read Full Post »

又到了复查的日子,这次是见Smith教授,他是consultant of medical oncology,也就是癌症药物治疗的专家。何说见Prof. Smith纯粹是浪费精力和钱,说Mr Gui会做Ultrasound,会做Mammogram,但Prof. Smith不做这些检查。我于是想了两个问题准备问Prof. Smith,毕竟去伦敦要花我半天时间,见他十来分钟要花医疗保险公司两百多镑钱。

早上送完田田和洋洋上学便去火车站,正好可以坐9:40那第一班非高峰期(off-peak)的火车。 (more…)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