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化疗’

又到了化疗的日子,这是化疗第一部分EC的最后一次。自从上次化疗后我右手臂静脉(vein)摸着时或手臂伸展时会痛。Prof. Smith说由护士决定还能不能再从手臂注射化疗的药。如果不能就要在胸部植一个东西来注入药物,因为左手臂动过手术是不能注射的。护士让我右手臂伸入热水浸了一会,这样静脉会舒张,最后决定从手背上注射。 (more…)

Read Full Post »

从化疗开始,我每天睡眠很足。晚上8:30左右就睡觉了。早上7点多洋洋醒来就会唱:“太阳公公起得早,公鸡喔喔叫。”,或者来我的床前“嘀呤呤,嘀呤呤,妈妈起床了。”然后我就做15分钟的手臂运动(arm exercise)再起床。晚上睡觉前也做15分钟的运动。我的左手臂现在能自由运动,只是还不能太用力。 (more…)

Read Full Post »

打嗝 2009年11月9日,星期一

今天刚从第三次化疗休假后去上班,早上line manager叫我去谈话,内容竟然是说我在办公室打嗝影响其他人。我说我以前没注意到我经常打嗝,不过最近因为化疗的副作用有胃酸,所以会打嗝。后来我自己数了一下,在喝水后会打嗝,一天下来也就没几次打嗝。人一不顺,连打嗝都会被人吹毛求疵!

 

Read Full Post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第三次化疗的日子。这次因为没有提前一天验血,所以要等早上验好血才能化疗,结果在医院呆了一整天。

上次化疗的副作用是恶心、胃酸,手指指甲变暗,还有几天有点尿道感染的样子(没几天就好了,当初以为可能是累的缘故,今天看side-effect assessment sheet,发现这也可能是化疗的副作用)。这次医生又给了一个新的anti-sickness的药叫Lansoprazole (Gastro-resistant)治胃酸。这个药要每天吃一次直到整个化疗结束,比较麻烦。接下来几天我每天要吃五种不同的药! (more…)

Read Full Post »

昨天没有用anti-sickness的药,没有怎么恶心,不过总是有胃酸涌上喉头,昨天夜里也是这样,睡得不是很好。

今天又开始上班了,偶尔弄点甜的果仁吃,可以缓解一下胃酸涌上喉头的状态。心情有点低落。

因为上周休了几天病假,今天有几件工作要完成。希望很快又能恢复到正常工作状态。

Read Full Post »

晚上8:30了,我说:“今天我还没写日记呢”,何说:“你今天干了什么,今天不就打了一针吗?昨天也是打了一针。”他还问我是不是总结得很精辟。

昨天是打了八、九针,光EC就有五针筒。今天确实就打了一针,是Neulasta(中国叫升白针),是何帮我打的。Neulasta要在chemotherapy后24小时打。步骤很简单,把Neulasta从冰箱里拿出来放30分钟,肚脐眼下捏一块肉(fat),针筒尖的那头朝下45度刺进肉,然后把药水推进去。我跟何说推药水时不用捏着那块肉,他便放开了,结果我发觉药水进去时胀痛,我便变得很紧张。后来我们看说明书,原来推药水时还是得捏着肉不能放开。药水推完后拔出针筒,如果有血滴用面巾纸或酒精棉擦掉就行。

这样1000英镑的一针就被我们注射了。

Read Full Post »

化疗的第二个疗程(second cycle/course),约在早上9:00,象昨天一样,我6:30起床,赶7:54的火车(要做arm exercise, 洗刷,整掉下来的头发,吃早饭,走路去火车站)。

到了医院,过程跟上次差不多,测体重(长重了1公斤),量体温,医生来问一下有什么问题吗?然后护士准备好输液的canal。这次医生给我加了一个anti-sickness的药Aprepitant,在输EC前一个小时服用一粒,明后天各服一粒。接下来一切顺利,EC的剂量跟上次一样。

这次我们要求把第二天要打的neulasta带回家自己注射,因为我来一次医院来回要三个小时,够累的。护士跟我们说了注射的方法及注意事项。

上次坐在我身旁的那位女士今天还坐在我旁边。她看起来比较憔悴。我走的时候跟她说下次再见。她说:“If I am ok.”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许她的病情严重起来了?

下午和晚上吃了两种anti-sickness的药,所以这次没呕吐。

Read Full Post »

昨天还在想我的月经是不是因为化疗停了,因为按平常月经周期算,我11号就该来月经了。结果今天早上起来就发现月经来了。这应该算是好事吧?到现在为止,我化疗的副作用就是想吐(当天吐了两次)及掉头发。

今天化验血主要参数都正常,HCT,Lymph和Eos低于正常水平,不过医生说那些参数没关系。明天化疗会给我用新的anti-sickness的药。医生说我的假发不错,我告诉他是用真头发做的呢,他还摸了摸我的头发。

在Private Patient Day Unit见到了上次化疗坐在我身旁的那位女士,我跟她打了个招呼,我们交谈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跟其他乳腺癌病人交谈。她是去年确诊的,现在(好象)肺那里也有扩散,她的两只乳房都有癌症。她用Herceptin,这已经是第五个疗程的化疗(Herceptin, Taxol)。因为用了scalp cooling, 头发还保留着,看起来还好。她说过一个月她有婚礼(没确定听清了,所以没道喜),之后会用EC,到时会把头发剃掉。她说我的假发看不出是假发,还问我哪里买的。

Read Full Post »

这几天每天都掉好多头发,早上起来能梳下一大把头发,枕头上也是铺满头发。今天早上我已经能看到额头有点秃了。然后我妈告诉我后脑也有一块秃的地方。现在已经没法这样出门了,除非戴帽子。我终于决定把头发剪短戴假发。前几天我妈就建议我把头发剪了,省得掉得到处都是。我还存侥幸心理,希望能再保留一两周。

虽然没剃光头,头发也已经剪得短得不能再短了,跟光头差不了多少。我有两个假发,一个是同事兼朋友送的,跟我原来的发型相似,比较蓬松,黑色,卷发;另一个是我姐送的,是真的头发做的,淡棕色,细的直发。我准备戴这个淡棕色的,因为显得比较年轻,而且算换个发型。

下星期一去上班,同事们估计会问我的发型怎么变了。我要告诉他们是假发吗?

Read Full Post »

上班的第三天,一切恢复正常。早上起来做arm exercise时觉得手臂恢复得挺好,自己洗了澡,包括洗头。上午参加了oncology web seminar,得知每三个人中有一个人会患癌症(我之前是知道在英国每九个妇女中有一个人会患乳腺癌),一开始觉得这个数据很意外,后来想想也是可能的,这不,当天在座的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癌症患者,还是在这么年轻的群体里。下午整理了一些程序。一点也没觉得累。本想吃点零食,结果打不开零食包装袋。

可以说今天是自从发现乳房肿瘤以来最放松的一天,对未来也不再感到恐惧和担心。虽然活在未来不确定中,但是每天的生活可以正常进行,就应该enjoy每一天。没有病的人也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说不定意外比如车祸死亡呢。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