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化疗’

今天陪着我妈去上海复旦附属肿瘤医院化疗。早上六点多从家里出发,差不多一个小时到达医院。虽然只是六点多,地铁上人已经比较多了,医院里也已经很多人在排队挂号了。虽然我们已经有号(预约时得的号)了,还是得排队换一个输液的号(确认病人已经在医院),然后等待配药输液。输液区里有200多个座位,有大屏幕显示哪些号码“正在配药”中,哪些号码(病人)可以到哪个注射台(窗口)去输液注射。屏幕底部显示“现在是输液高峰期,请您排队等候,对号入坐!”,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有500多病人输液,也就是说上海肿瘤医院输液整天都是“高峰期”!

不光是输液整天很忙碌,医院里到处忙碌,你有种春运期间到了火车站排队买票的感觉。 (more…)

Read Full Post »

在中国的癌症病人,需要化疗的也许很多都被医生问到这个问题“你要用国产药还是进口药?”这里讨论的化疗药是指那些中国药厂可以仿制的药,而不是还在专利保护期限内(只有原研药公司才能生产)的新药。有些化疗药比如表柔比星/表阿霉素(Epirubicin)、环磷酰胺 (Cyclophosphamide) 、顺铂(Cisplatin)和紫杉醇(Paclitaxel)都有仿制药。你是用外国厂家生产的原研药还是中国厂家生产的仿制药?这不是一个容易的问题。

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因为在价格上进口药比国产药贵了好多,而且国产药是进医保的,进口药全需自费。比如治疗宫颈癌的顺铂联合紫杉醇化疗方案,用国产药一个疗程约4000元(包括这两种化疗药、其它辅助药及输液器等费用,其中江苏豪森的顺铂45元,四川太极的紫杉醇1160元),用进口药8000-10000元,也就是一个疗程要贵4000-6000元,一般6个疗程要多花2.5-4万元。况且癌症病人的治疗并不仅仅化疗花费,是一个长期“抗战”。

国产药还是进口药这个问题难回答还因为你不知道这个钱值不值得花,不知道国厂药跟进口药相比疗效和副作用如何。 (more…)

Read Full Post »

世上真有“神医”吗?有些人是相信的,有些人原本是不信的,可是遇到生死相关的病比如癌症便会偏信有“神医”,而一旦发觉“神医”失效甚至酿成死亡事件,又大骂是“骗子”。其实“骗子”本就是骗子,他们用一些象“神医经常在外云游行医,见之一面犹见天颜之难”及“神医一次只能治一个病人”之类的话来神化自己,竟也有人相信,竟相捧钱给他们甚至因此丧命。原以为这种骗局只在“天生一对”电影(根据西西的“哀悼乳房”书本改编)中有,今天却在于娟的“活着就是王道”博客里读到活生生的例子。

这些骗局之所以成功,不只是因为癌症病人生存的希望渺茫而想抓住每一根救命稻草,更因为这些“神医” 都是“至亲好友”推荐的,或亲人,或朋友,或病友。所以也不能苛责这些受骗的病人。但这些“神医”往往打着中医的幌子,凭着几个“治愈”的案例,就能让一些病人或病人家属相信他们,却是应该引以为戒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感谢家人、朋友和雇主的支持,以及Royal Marsden Hospital和London Clinic的医务人员,我完成了整个治疗过程,包括手术、化疗与放疗。从诊断到完成治疗历时将近8个月。下面是我的时间表:

乳腺癌确诊

  • 2009年7月29号晚上脱衣服时发现左侧乳房有一个硬块
  • 2009年7月30号看GP, GP给紧急refer到当地医院。
  • 2009年8月6号当地医院初诊/误诊为fibroadenoma(B2,纤维性瘤),test被排进了一般的等待队列,ultrasound要等待大约14周,untrasound结果有后再决定做不做biopsy。
  • 2009年8月12号,用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见了Consultant Surgeon Mr Gui, 做了ultrasound, fine needle aspiration (left axillary node)和core biopsy (lump in left breast)。见医生前我带田田、洋洋和我妈去了一趟伦敦动物园,此举被Mr Gui当作我勇敢的事例。
  • 2009年8月14号下午我被电话告知确诊为乳腺癌,至少II期,因为已经扩散到淋巴结。28mm grade 3 invasive ductal carcinoma(B5b), triple negative(ER negative, PgR negative, HER2 negative)。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是最后一次化疗。早上9:15先见了Medicine Oncologist, Prof. Smith,因为是最后一次化疗,Prof. Smith替我做了检查,主要是用手检查了淋巴结,腋下和脖子。他说一切都好,关于follow-up,过三个月见我的surgeon Mr Gui, 再过三个月见他。 接着再见surgeon, 再见他。

从Prof. Smith那里出来后去Private patient day unit, 10点验血,等待药的准备,下午1:30 开始pre-chemo的药的注射,2点开始Taxol。可能因为我的静脉变得sensity,注射Taxol我的静脉有一段会一阵刺痛,痛不到一分钟然后消失,然后又会痛,不是每次pump时都痛,也不是在cannula处。护士和我都觉得换一个cannula也不一定有用,所以我决定就忍着痛。手臂用heat bag取暖,因为热我头上都是汗,汗水还有一次流到眼睛里。护士给我的输液速度放慢,这样原本3个小时的输液用了4个多小时。完成最后一次化疗,护士们都替我松了一口气,”no more cannula”, 希望我再也不用见到她们(我说:”not as chemo patient”)。护士们忙了一天都很累了,我想这个时候如果能有盒巧克力最好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30了。回家路上我打电话让田田把phonics的家庭作业拿出来看看,她说她已经做好了,真是好孩子。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第七次化疗,输液顺利,虽然护士做cannula找好的静脉找了约半个小时,还给我扎了两针。

我的耳朵我觉得还没好,不过医生说摸不着原来GP发现的有点肿的淋巴(enlarged node),化疗照常进行,治耳朵感染antibiotic药继续吃完。 (more…)

Read Full Post »

耳朵痛 2010年1月7日

昨天下大雪了,今天去医院咨询放疗的预约取消了,所以呆在家里。也好,我的耳朵痛昨天严重起来,休息一天也好。

上星期第二次Taxol化疗几天后我觉得耳朵有点不舒服,不是很明显,好象第一次Taxol化疗后也有点,所以没在意。这次到了周末还没好,觉得两只耳朵都有压力感,象飞机上升时耳朵有压力那种感觉。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化疗顺利,一次就输液成功,虽然输的过程中偶尔有针刺的痛,但不是在cannula处,而是在较远处,护士Anne说是因为化疗的药让静脉变得敏感,应该没有关系。不过整个过程中我还是挺担心的,何跟我说话我都没心思听。中间想去上厕所,也是心里怕怕的,担心移动过程中cannula移位。直到3个小时过去,没发生什么意外,才放下心来。 (more…)

Read Full Post »

前面四次是EC(Epirubicin and cyclophosphamide)化疗,每三星期一次。从今天开始是四次Taxol,每两星期一次。早上6:30起来,7:00出发,到火车站正好赶上一辆快车,到医院是8:40。于是验血,见oncologist Prof. Smith,接着等化疗。 (more…)

Read Full Post »

四次EC(Epirubicin and cyclophosphamide)化疗下来我得的副作用(side-effect)主要有:

  • 掉头发(第一次化疗后就几乎掉了大部分,我就把头发剪短,戴假发)
  • 恶心,甚至呕吐(化疗后三天,有药可以控制呕吐,但是恶心即使吃了四种anti-sickness的药后还是有一点点,还好是可以忍受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