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Posts Tagged ‘乳腺癌’

六年前(2011年)我曾经写过乳腺癌基因BRCA1和BRCA2,有这两个基因之一变异得乳腺癌的风险很高。我自己也做了这两个基因的检测,好在没有变异。今年的ISCB(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linical Biostatistics)会议有一个讨论会(symposium)是“Modelling Personalised Screening: a Step Forward on Risk Assessment Methods”,即预测(prediction)各种癌症得病风险,给高风险的病人加强癌症筛查(screening)。通过参加这个讨论会学到了一些新的知识,尤其是乳腺癌风险预测这几年有了很大进步,又知道了一些引起乳腺癌的基因变异。我跟其中一个会议报告者Judith Balmaña(西班牙一位癌症医生)聊了一下,她建议我再去做一次基因检测,尤其是查一下PALB2和CHEK2这两个基因,还有PRS(Polygenic risk score,由一组SNP算出的分数)。

上面左图说明有BRCA1, BRCA2, PALB2, CHEK2, ATM变异的人乳腺癌风险,随着年龄增长,风险增长。其中BRCA1或BRCA2变异(一生中)得乳腺癌风险高达70%多, (more…)

Read Full Post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我选了学校放假期间(Half term),这样上午去“Royal Marsden Hospital”(皇家马斯顿医院)做检查看医生,下午可以带田田和洋洋去附近的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玩。

at-royal-marsden-oct-2016

医生Mr Gui说我的Mammogram(乳房X光片)和Ultrasound(B超)检查都好的, (more…)

Read Full Post »

癌症界最有名的会议要数ASCO(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规模大,质量高。自从转入癌症尤其乳腺癌的领域后,我年年要求去参加ASCO会议,年年没被批准,因为这个会议每年在美国芝加哥(Chicago)开,长途飞机票贵啊。

esmo2016

于是在去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都没被批准去参加ASCO会议后,我对能参加ASCO彻底死心了,今年退而求其次参加ESMO(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 )的会议,在丹麦哥本哈根(Copenhagen),从英国伦敦过去机票只要一百多英镑。结果ESMO出乎意料地好,让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我怎么就没早几年来参加ESMO呢?

会议开始前几天我就把会议的安排(progam)看了看,选了每天想去听的内容。 (more…)

Read Full Post »

当人们谈论“Real World Data/Evidence (RWD/RWE) ”应用时,我想起大约五年前碰到的一个叫做Adjuvant!的工具。Adjuvant!是一个在线软件,可以帮助医生和他们的早期乳腺癌(I-III期)病人就术后化疗做更知情的决定。

Adjuvant_Online_Screen

Adjuvant by Peter M. Ravdin et al.

 

设想有一个65岁的乳腺癌病人,她ER阳性,淋巴结阴性(即淋巴结未受癌细胞影响),肿瘤大小1-2厘米。病人想知道自己不化疗或化疗,分别有多大机会可以再活十年(即十年生存率)。Adjuvant!就是试图解答这个问题。 (more…)

Read Full Post »

因为申请一个职位,要填写在线申请,除了简历和申请信外,还有一项问你是不是残疾人(美国劳工部的CC-305表“Voluntary Self-Identification of Disability”)。此问题的目的是为了衡量公司在招人时是否提供平等机会给残疾人,可以选择不愿回答这个问题。

那么你怎么判断自己算不算“残疾人”(disability)呢?我摘录其中的定义

You are considered to have a disability if you have a physical or mental impairment or medical condition that substantially limits a major life activity, or if you have a history or record of such an impairment or medical condition.

Disabilitys include, but are not limited to:

  • Blindness
  • Deafness
  • Cancer
  • Diabetes
  • Epilepsy
  • Autism
  • Cerebral palsy
  • HIV/AIDS
  • Schizophrenia
  • Muscular dystrophy
  • Bipolar disorder
  • Major depression
  • Multiple sclerosis (MS)
  • Missing limbs or partially missing limbs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 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
  • Impairments requiring the use of a wheelchair
  • Intellectual disability (previously called mental retardation)

我不想详细解释第一段的定义,因为我不是专家。不过其中列了一些疾病, (more…)

Read Full Post »

六年前(2008年11月)我进现在这个公司工作时买了私人医疗保险(private medical insurance),是跟着雇主的集体保险。然后2009年我得了乳腺癌,我的所有诊断和治疗费用全是这个私人医疗保险包的。我以为我可以一直用这个保险公司,即使我离开现在这个雇主,也可以自己交钱继续这个保险,因为雇主与保险公司有条款“You can continue the policy if you leave xx”。对于已经生了癌症的人来说,再从另外公司买医疗保险肯定很难,即使卖给你,保险费也不会便宜。所以能“继续”是很关键的。

想不到还没等到我离开现在这个雇主,就要考虑如何“继续”私人医疗保险,原因是雇主要换用别的医疗保险公司。我可以什么也不做,继续跟着雇主的集体保险,保险费不变,我的乳腺癌还是在保险范围内,如果我要治疗或要看医生,这个新换的保险公司会买单。问题是如果以后我辞职,我还能“继续”同样的保险条款吗?那个时候我的乳腺癌是属于“pre-existing medical condition”,因为在跟这个新公司买这个医疗保险前我已经有这个病了。一般来说“pre-existing medical condition”医疗保险不包,或者包但保险费很贵。

于是我要做决定:自己跟现有的保险公司“继续”保险,还是跟着雇主的集体保险(换保险公司)。给现在的保险公司打电话,得到的答复:

  • 如果你还能从现在的雇主那里得到集体医疗保险,我们不能给你“继续”现在的保险
  • 如果你不能从现在的雇主那里得到保险(比如辞职),我们可以“继续”你的医疗保险。但是保险费会变化,会按你现在的状况(年龄,健康状况等)重新估计你的保险费

如果我“继续”现有的保险, (more…)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去了伦敦Royal Marsden医院做一年一度的乳腺癌复查。先是做Mammogram(乳房X光片),再见Mr Gui,就是当初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每年的十月是乳腺癌宣传月,会建议女性从50岁(美国甚至建议40岁开始)定期做Mammogram。不过说实在的,做Mammogram的拍片过程很不舒服,因为要让机器挤压乳房才能拍片。在见Mr Gui时他先用手检查了我的乳房和腋下,然后做了B超。其实年青些的女性做B超效果更好。检查下来,一切都好。这样可以确定地说我是乳腺癌五年幸存者。

晚上带家人去参观我工作所在的公司,因为有个“Family Open Day”。每个小孩有一张quiz(问答比赛)纸,让你一边参观一边回答上面的问题。我带着田田和洋洋逛了公司的不同地方,其中一个会议室是播放我前几天提到的那个Kris Hallenga在谈她的乳腺癌诊断和治疗的访谈录像,要让小孩填录像中提到的疾病,答案自然是“Breast Cancer”(乳腺癌),田田甚至抓住了“advance”(晚期)这个字眼。

回家路上,不知怎么就说到了“Breast Cancer”,洋洋问我“breast cancer”是什么, (more…)

Read Full Post »

每年十月是世界乳腺癌宣传月。我再来谈谈早诊断的重要性

Pink Fountain

最近看到一位年轻乳腺癌患者的访谈录像。这位叫Kris Hallenga的女孩23岁发现乳房肿瘤,去看医生,结果医生认为只是荷尔蒙失调,没给她做仔细检查。结果8个月后,当这位女孩再看医生诊断出乳腺癌时已经是晚期!这样误诊的例子不少,上海复旦大学的于娟也是类似情况(请见“十个月的延误对乳腺癌病人意味着什么”)

英国的这位女孩在治疗期间成立了一个慈善组织coppafeel(more…)

Read Full Post »

五年前的今天我被医生电话告知确诊为乳腺癌,至少II期,因为已经扩散到淋巴结。之后经历了手术、化疗和放疗,期间自己积极查找资料,跟医生一起讨论治疗方案。治疗结束后状况一直不错,直到今年六月以为自己可能复发,好在只是“虚惊一场”。象我这种三阴性乳腺癌(TNBC:triple negative breast cancer)前三年是最有可能复发的(复发率50%左右)。度过了前三年的坎,又迎来了五年这个关键期,实在值得庆幸。希望如我当初开博客所期望的那样,能继续新的五年,完成记录“十年人生”的愿望。

要说“庆幸”,很大一部分也是因为“知识”的力量,尤其是当初被“误诊”时自己从“Breast Cancer Care”网站知道乳腺癌诊断需要做“Triple assessment”(more…)

Read Full Post »

自从6月5号发现右乳房有个“肿块”预约了18号看肿瘤医生后我就等啊等。等待癌症诊断总是很难熬的,好在白天上班忙就忘了这事。不过每天早晨醒来和晚上睡觉前想的总是这个问题,到底这个“肿块”是不是癌症复发呢?

今天终于去见以前给我诊断乳腺癌的医生Mr Gui。见面后他单刀直入:“你有个肿块?” (more…)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