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杂感随谈’ Category

前几天我姐让我给我姐夫去Bicester购物村买衣服,她去年来英国时在那里买了Thomas Pink牌的男式衬衫,觉得质量挺好,想再买。但在中国便宜的要卖1800元一件,贵的要3800元一件,那贵的她没舍得买,便想着让我给她买了带回去。

因为我不会开车,也比较忙,没时间去Bicester购物村,我姐就让我在Thomas Pink的官方网站上买。即使没打折,在中国卖1800元一件的品牌商自己只卖59英镑(相当于590元),而在中国卖3800元一件只用99英镑(相当于990元)。我的妈,洋品牌在中国要卖三倍的价格! (more…)

Read Full Post »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Read Full Post »

我常常做一个类似的梦,梦见我在学校里,好象要毕业了,但我没拿到毕业证书,我快要去某个遥远的地方,不知道该去哪里拿证书,何时能拿到。或者我已经读过高中了,却还在重复读,我似乎在某个遥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工作,我在犹豫是该继续读书还是去看看那个工作是否还在。这种非常类似只是有点小小变动的梦总是不间断地出现,有时连着几天做这种梦。

十九年前我高中毕业时投入了参加高考复习班的大军,不是因为我高考成绩不好,而是因为一纸高考体检的规则。那时体检是在高考之前进行的,体检结果是我有“心脏病”(室间隔缺损),必须做手术然后等待三年后心脏杂音符合一定标准才能上大学。我依旧参加了高考,在知道自己不可能被录取的前提下,我曾经给省招生办主任写信,希望考虑我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好能录取我。但那信如石沉大海。

尽管我身体一直很好,可如果我不做手术的话就没有上大学的机会。 (more…)

Read Full Post »

看过艾米的几篇小说,但跟读是第一次,小说名叫《云中之珠》。小说描写了两位个性鲜明的女性云珠和Grace与男主人公宇文忠的爱情交集。

云珠年青漂亮,自信乐观。她交际广泛,但给人的感觉是她与一些人交往的基础是那人往后对她有用,比如那位她知道为人不怎么样(“我早就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却能帮她妈办到舞蹈营业执照的惠敏,那个她并不喜欢(“长得有点猥琐”)但会搞电脑(比如用电脑程序伪造IP地址发检举信)的Jack(杰克)。云珠爱名牌,有一些“虚荣”,但她也靠自己努力挣钱去买名牌包名牌鞋。云珠追随着宇文忠去了美国,实现了她或她妈妈的“出国梦”,在美国过着平淡的留学和打工生活。后来云珠的生活发生突变,她妈妈遭遇车祸,欠下一大笔钱。她无法从男朋友宇文忠那里得到即时经济帮助时,自己承担起了所有的重担,“靠自己”借钱还钱。不过她也从此离开了宇文忠。云珠让我想起了《飘》(Gone with the wind)里面的郝思嘉,她们可以说从小生活无忧无虑,但被命运的铁拳击中时,却勇于承担,积极面对。虽然过于实际,她们都是生命力顽强的人。

云珠让宇文忠与他们的室友Grace结婚从而得到一笔钱去“支援“他们,但当时Grace却远在中国支援抗灾,杳无音信。这宗“情钱”交易无从实现,云珠离开了宇文忠,这让Grace与宇文忠后来得以发展爱情。 (more…)

Read Full Post »

对于我写博客,何是不怎么赞成的,他觉得我花太多时间在网上。昨天我在别人博客上发言,被博主认为我概念不清,删了贴。我又回了贴,不想被博主认为我在那里倾倒垃圾,说我水平不够,希望我以后不要在她那里发言了。把这事说给何听,他说我在网上这些活动纯属“吃饱了撑着”。

也许是吧。 (more…)

Read Full Post »

看这个题目,何说:“你已经不是中国人(籍),还申请什么中国护照”。确有一些人入了外国籍还想着同时拿中国护照。这里说的是中国人申请中国护照,那为什么还要“曲线”?并不是每个中国人都能申请到中国护照,过去和现在都有例子。

先说我自己过去的事。读研究生时何去了瑞典做博士后,那时我就盼着办个护照去探亲。可那时大学在校生要交几万块钱的押金(保证金)才能开出学校证明来办护照,几万对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more…)

Read Full Post »

元旦到处关门,小朋友们在家搭Lego和画画,我显得很无聊,便找出刚从中国买来的书看。这次给田田和洋洋买了两套分级阅读的书(90本),还买了两套老课本以及《丰子恺儿童文学选集 — 散文卷》等。当时定《丰子恺儿童文学选集》是看中它是美绘版,以为象以前看的绘本,小朋友容易看。翻开书才知是字多画少,不是四五岁小孩看的。但我一开读便爱不释手,两天便读完了。

《丰子恺儿童文学选集》散文卷主要收录了1936 年《新少年》(缺第2 卷6期和 7期)和1948年的《儿童故事》上刊登的丰子恺写的文章。

我最最喜欢的是前22篇散文(来自《新少年》),以女孩逢春的口吻叙述她和弟弟如金小时候(逢春小学即将毕业及初一期间)在美术家父亲及学校美术老师的帮助下画画的事。每篇散文一个故事,说明一个画画的知识或方法。 (more…)

Read Full Post »

这几天看了一本翻译的书《希利尔讲世界地理》,原版名《A Child’s Geography of the World》,作者是美国的Virgil Mores Hillyer,王敏翻译。希利尔用对小孩讲故事的口吻介绍了世界各国的地理和人土风情,引人入胜。

倒转的欧洲地图象个老奶奶书本对美洲和欧洲介绍得最详细。比如从十三州俱乐部起源谈到美国国旗上的十三道条纹,以及50颗星代表50个州。又比如书中有张欧洲地图,说把欧洲地图转过来就会发现欧洲地图象个矮小的老妇人,头大大的,背驼驼的,伸出一条长长的腿,把一个足球踢到海洋中。老妇人的头是西班牙, 戴着的帽子是葡萄牙,衣领是比利牛斯山脉, 衣领下面是法国。

可是看完整本书发现没有专门介绍中国的章节, (more…)

Read Full Post »

晚上田田和洋洋睡下了,我和何等着给田田吃感冒消炎药的时间到了再睡。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天。这几天在愁房子的事,房东已经正式给我们写信说要卖我们现在住的房子了。他要的价比他之前re-mortgage时银行给估的价高出一万五英镑,而且还说这房子旁的车库(一半在花园里)不是他的,是他从council租的。即然车库没有,那semi-detached也没意思,何况价格又高,我们是不会买他的房了。我说要么我们就买那个我本来不想要的terrace吧,离市中心远一点,环境差一些,但好歹离田田和洋洋的学校近,最重要的是我再也不想租房,租房无法自己决定住多长时间。

我半躺半坐在沙发上,自己的沙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跟何说:“我以前一个心愿就是有一个自己的沙发,可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多简单的愿望啊。”何说:“欲望小好,容易实现。” (more…)

Read Full Post »

最近在艾园看了些爱情小说,主人公们的爱情有凄美的,轰轰烈烈的。我和老公的感情是属于那种细水长流型,相识十一年了,没有轰轰烈烈,却有相依为命的感觉。

上研究生时认识了何,有了好感,我觉得应该把我有心脏病的事告诉他,虽然我一直对这个心脏病的认定觉得很不公平。还记得把我高中毕业(体检)因心脏病不能上大学时写的随笔给何看后,他离开后又跑回我寝室跟我说:“我要你当我的女朋友”,因他这个决心,我们的关系确定了。

何毕业后工作找了北京的一个公司,不过没去却留在本校当老师。 (more…)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 - Older Posts »